您的位置:首页 > 国内 > 正文

南召源达矿产李新永串通政府官员欺诈港商 周大福继承人遭遇维权难

源达矿产串通南召政府领导官员一手遮天,政府拿承诺当儿戏:著名外企港商南召投资被欺诈,源达矿产李新永强行霸占港商千万资产,霸占后靠该金矿起家摇身成为南召首富外号李四。

尊敬的贵新闻媒体领导你好:

本人周树棠 (香港周大福继承人)1940年出生于香港,现已77岁,先父周至元为周大福珠宝公司创始人(目前是世界上最大的珠宝公司),是华人中的一代名商。2002年响应河南省政府招商引资,我名下的香港大西洋矿业有限公司前后以六千多万投资南阳南召兴乔金矿,并且香港大西洋矿业开发有限公司的母公司已在美国上市。

2011年河南搞矿山整合,南召县政府要求我强行退出投资,并将我持有的股权转让给县政府指定的关联企业,也就是南召县源达矿产开发有限公司,这一举措使我蒙受巨大的经济损失,但最终在县政府个别官员威逼压力下,本人无奈以人民币4150万元的价格将我名下公司持有的兴乔金矿51.51%的股权,低价贱卖转让给予南召县政府指定企业源达矿产。

周树棠被威逼以4150万元的低价,转让兴乔金矿51.51%的股权协议书(图)

周树棠被威逼以4150万元的低价,转让兴乔金矿51.51%的股权协议书(图)

2011年6月1号省商务厅外资促进处张旭升处长主导对港商矿山股权转让召开会议,该会议出具有会议纪要,并有南阳政府,南召政府以及省政府,省商务厅相关领导官员签字,会议内容如下:矿山整合周书棠先生代表南召大西洋黄金开发有限公司,将持有南召兴乔金矿51.51%的股份,以人民币4150的价格转让给予企业南召源达矿产有限公司,政府并要求南召大西洋黄金开发有限公司及我本人周树棠对低价转让股权的价格保密,以免给股权转让带来不利影响,同时强行要求我和我的公司保证不再该股权低价转让进行上访及向有关部门投诉,监督双方10天内达成股权转让协议并协调办理相关手续。股权转让事宜由南阳政府代表李金岭主任、南召政府周华锋主任、省政府外商权益保护中心、李晋主任代表、许华副主任代表、省商务厅外资促进处张旭升处长、会议纪要参会领导均在场签字。于是在南阳政府南召政府及相关领导的见证下2011年6月22日在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南召大西洋有限公司代表周树棠以4150万的价格转让持有兴乔金矿51.51%的股份,南召源达矿产开发有限公司同意接受,源达矿产在60日内将股权转让款4150万一次转入南召政府的指定卡号,南召政府收到款项后全部转入河南省外商投诉权益保护中心账户,省外商投诉权益保护中心收到款项后将第一笔2000万支付給周树棠,剩余的2150万由外商权益保护中心监管,即源达矿产过户股权取得51.51%后省外商投诉权益保护中心将余款2150万全部支付给我周树棠。

股权签订后省外商投诉权益保护中心银行账户未在2011年8月21日前也就是合同签订60日内收到南召政府的股权转让款4150万,南召源达矿产及南召政府违约也没有如期在60日内一次支付股权转让款4150万,违约超30天后省外商投诉权益保护中心收到两笔转账分别是2011年9月16日2150万,2011年9月29日收到2000万,共计4150万(注对方再次违约没有一次汇款4150万而是两次汇款均超时间违约),在2011年9月21日我收到了省外商权益保护中心的首笔转让款2000万,余下的2150万至今没有支付给我,我委派律师前去省外商权益保护中心要回剩余的2150万转让款,外商权利保护中心说南召政府要求新的付款条件,让我额外赠送我公司持有的南召黄金开发有限公司20.6%的兴乔股份,该股权价值又2000万简直就是得寸进尺,对于这种条件我肯定拒绝不同意,之后南召源达矿产买通政府官员,串通南召政府不惜动用政府文件将省外商权益保护中心的2150万又转走,该笔款项至今下落不明,我的持有的51.51%股权也未我经签字被源达矿产老板李新永及南召政府的官员在未经我签字的前提下,凭据2012年1月2日的单方会议纪要将我持有的股权违法变更到源达矿产名下,最终我的千万资产被源达矿产李新永和南阳政府南召政府的个别官员侵吞私分。为了利益不惜一切手段,南召政府的这种剥夺港商股权的做法已经构成了刑事犯罪,简直无法无天。

河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针对周树棠维权事件下发督办文件

河南省商务通副厅长高章法

从此,我开始了长达6年的艰辛维权路,2012年我的投诉得到中央的关注,并指派南阳市副市长陈光杰,南阳政府外商权益保护中心李金岭主任的协调下,南召县政府与我公司在2012年9月12日达成三方一致出具会议纪要,会议纪要决定我的余款2150万在2012年9月26日前支付给我,证照矿山管理权在2012年9月26前全部完成。至今南召政府也没有履行这份会议纪要,该会议纪要有南阳市政府外商投诉中心,李金岭,南召县政府闫增勋,等领导签字。在我多次去南召索要我的股权转让款时,南召政府县长鄢国宾是何等的嚣张(目前已双规),对我说:你作为香港人可以在大陆随便告,随便上访,就是告到中央,看帮我还是帮你。

源达矿产串通南召政府领导官员一手遮天,政府拿承诺当儿戏,维权路上几乎让我绝望,2013年我向中纪委第八巡视组投诉,第八巡视组受理投诉将该案件转给了河南省政府,2013年10月7日时任河南省省长谢伏瞻,(现在的省委书记)受理并在我的举报信上批示,请商务厅核实,如情况属实给予依法依规办理,省政府办公厅并发了督办通知,(2013)38号督办函,省商务厅外商权利保护中心受理后,由省商务厅负责人高章法副厅长督办,我方委派律师刘振玮前去河南,并有高章法厅长自协调,最后无奈之下我们妥协了南召政府源达矿产的条件满足了他们,放弃了20%南召黄金开发有限公司的股份也放弃了所有南召诉讼案件的保全,在商务厅负责人高章法的协调下,南阳市南召政府及源达矿产愿意付款2150万。

商务厅副厅长高章法,商务厅外商权利中心主任,刘国宾,南阳政府代表李金岭,南召政府源达矿产承诺付款并将款项转到省外商权益保护中心账户,但是却以种种理由一拖再拖而决绝付款。与此同时,我委派的律师刘振玮在代替我讨要欠款时,也遭到了商务厅长高章法的要挟。省商务厅的公信力也让我再次绝望。

如今无奈之下,我将赴南召投资被欺诈的过程公布于众,希望通过媒体新闻报道能够引起相关部门领导的重视还我公正,查清此事,惩治腐败,保护港商的合法权利不受侵害,挽回我的股权转让款2150万元,以及给我带来的经济损失1548万共计3698万元,以上举报内容我保证内容的真实性均有证据证明,并无虚构成分,因此引发的相关法律纠纷我本人周树棠愿承担相关的法律责任。

香港大西洋矿产开发有限公司

举报人:周树棠

联系电话:13823286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