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要闻 > 正文

沧州黄骅村书记赵连国严重腐败

 

  各级政府、纪检、监查、巡视部门领导:

  我是河北省沧州黄骅市城关镇张常庄村民张振明,以下是我对我村支部书记赵连国的检举揭发材料。

  赵连国是黄骅市城关镇张常庄党支部书记,是在十几年前被堂兄赵连坡(原村书记)亲手培养,并拉上来代理书记的,因为是堂兄弟,加上一些说情的原因,就这样上任了,任职后,便发现这里边有利可图,便告诉堂兄,我这一回要干下去了,一边威胁赵连坡,一边培养自己的党员,先是媳妇、弟弟、弟媳妇,再就是本家庭近门亲属,几年来入党的都是姓赵的,仅有一个姓张的是赵连国的连襟。这样一来,每届选举他就自然而然地以绝对票数当选。

  别村的村民代表是选出来的,张常庄的村民代表是指定的,都是赵连国亲自决定的,把定好的人选交给亲信拿下去签字,如此做做样子,有的连胡同都不进,名字就填好了。这样一来,一呼百应。只要他发一号令,“代表们”坚决拥护,有个什么决定,就是他们一签字,这就是合理合法了。

  一、卖土

  朔黄铁路在村北穿过,黄骅南火车站就坐落在张常庄地段上,修铁路需要土方,现在国家政策这么紧,毁耕地是违法的,开头他们就动员那些有荒碱地的,给个一千或贰千的把土方卖给他,他再倒卖给铁路上,以后觉得这样太有限,就开始挖沟,把张常庄北方田都挖了个遍,挖了一春,也没收方,等到秋后才开始丈量,究竟卖了多少 方?多少钱每方?共卖了多少钱?无人知道,只有“内部”清楚。

  沟挖完了,铁路扩建正需要土方,怎么办?赵连国提出来,收承包地,把北岺子<地名>一片收回做为村里的机动地,并把铁路南紧靠铁路的六户四片地也同时收回,因为这里边有利可图。当时组织村民代表,在黄骅大吃一顿,然后签字,在律师事务所花一百地钱定了个村政策,不交地的不分给钱(卖土钱),并给家庭里断电断水。在大喇叭上一喊,谁敢不交?这样就顺理成章地成了机动地了,接着村民代表签字,卖土,又卖了两个大坑。土卖完了,坑里水满了,这时书记提出要包那个坑养鱼,说是他北京军区的妹妹承包,村民代表签字同意,这样坑北边就开始盖房、盖猪场,听说铁路要扩建就盖了一大片钢结构房,如果铁路扩建,就能捞大笔赔偿款,(盖房的这一片地都是张振义原来的承包地),人家不交地,给家里边断水断电,不分给卖土钱,“他”家盖房合理合法。

  铁路北也有几十亩机动地,那里原来前任书记赵连坡卖土剩的,赵连国又把这其中十五亩地承包给他哥哥赵连生的亲家张清志,租期30年,有合同,可是令人不解的是,张清志租的地叫赵连国家兄弟三人一人盖了一栋别墅,合同上写的是五年交一次钱,钱交给谁了?这地能这么租吗?这地是国家的还是书记家的,共产党真腐败到这个程度吗?

  二、建厂房

  赵连明(其堂兄)有个化工厂,厂房成了问题,原来租用仁村养殖厂的厂房,马上要拆,怎么办?赵连明思来想去,想起了赵连国, 拉书记入股。这果然凑效,就在张常庄去沙洼村的路南边(原来赵连坡卖土剩下的机动地)盖了一片厂房,究竟面积多大?没人敢量,有没有说法?没人敢问,反正在张常庄地盘上“他”说了算。

  三、霸占劳务证 二00二年至今

  火车站修在张常庄地段上,有人提议办个劳务证,就以村委会的名义办了个劳务证,《常胜劳务处》从办下来,赵连国就把这个执照据为已有,兄弟三人把铁路上的活全部承揽下来,西至肃宁东至黄骅港,开始有点杂活还叫村里人干,后来却是都雇外地的,连襟、大姨姐都是监工的。这里边据说还有盗窃问题,以后另说。

  四、抢占宅基地

  张常庄位于四个常庄村中间,宅基地很紧张,赵连国一上任就在村东边连着垫了四栋,自己盖了一栋,其余圈起来,搭钢结构,没一个敢问的。

  五.弄虚作假

  上级号召种冬枣,有些户种了些,多的有上千棵的,几百棵的,村干部都是怕受累的,谁种那玩意儿?可能上边政策有补助款,鼓励人们改变空气污染,又能增加收入,可他们弄了个假合同,骗补助款,村里集体本来没有树,就说有152亩冬枣树承包给4户(村长、秘书、书记的哥哥等)。骗退耕还林款13680元。

  搞农田基本建设,上级派来开沟队,挖出来的沟,等挖沟队的人走了,就雇人填上,可接一段就埋一个水管头,中间并无管道连接,欺骗来检查的人,老百姓可倒霉了,拉了一车管子配件,也叫“他们” 私自给卖了。2014年卖的

  六、大修阴宅

  作为一个党支部书记,职责是落实党在农村的各项方针政策,带领群众共同致富,建设新农村,群众都能过上好日子,可他一味的依权谋私,想法骗钱,大搞封建迷信,请了几个风水先生选了一块好坟地,据说以后能出副总理什么的大官。地不好选,就挨个动员调地,不配合的就不给宅基地盖房,别想生孩子,反正想法整治村民,这样就换了30亩地,把原来的排水沟都平掉,无法泄洪排涝,百姓敢怒不敢言。搞的是里松外杨沟边柳,设计的非常气派。咱没见过孔府家的坟地,反正这是我见过的最气派的坟地了。

  在村上谁见了也得点头哈腰,否则就给你个小鞋穿。上次因为选举,把一村民打的鼻青脸肿,据说住院费都是派出所垫付的。在村里那真是只手遮天,不可一世,他哥哥常说:“叫谁八点来,他就不敢八点半到。”要不白养着一帮人了吗!

  以上材料仅是我知道的一少部分,其他情况,希望有关部门深入调查,我对我所讲的上述内容负全部责任。

  黄骅市城关镇张常庄村民: 张振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