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文学作品带热景区:长白山不堪重负 莫言旧居受捧

资料图:南派三叔。图片来源:武汉晨报资料图:南派三叔。图片来源:武汉晨报

中新网北京8月19日电(宋宇晟) “2015,长白山下。青铜门开,静候灵归。”风行一时的《盗墓笔记》有这样一个“十年之约”,日期是2015年8月17日。作者南派三叔曾说,要在这天给《盗墓笔记》一个真正的结局。就因为书中这样一句话和南派三叔的承诺,《盗墓笔记》的粉丝“稻米”们几近“疯狂”,组团赴长白山,导致景区不堪重负。其实,因文学作品走红的景区并不少见。以下,中新网为您梳理从文学作品中走出的景区。

《盗墓笔记》的长白山:“十年之约”致游客量飙升50%

近几日,长白山因《盗墓笔记》中的“十年之约”而备受关注。有媒体报道称,当地景区道路拥堵不堪,即便是南派三叔与当地景区轮番发文警示,也没能阻止“稻米”们疯狂的脚步。

报道指出,受《盗墓笔记》的影响,今年暑期长白山游客量飙升50%,大多是《盗墓笔记》死忠粉,其中“90后”占七成。

8月16、17日“稻米”陆续抵达长白山,他们为抢酒店使出浑身解数,周边的民宿也几乎爆满。还有“稻米”从17日清晨就开始登山,静候书中人物“归来”。

资料图: 康熙帝师陈廷敬府邸山西皇城相府景区。 成鹏 摄资料图: 康熙帝师陈廷敬府邸山西皇城相府景区。 成鹏 摄

《大清相国》的皇城相府:游客创纪录

和《盗墓笔记》不同,《大清相国》的走红源于自上而下的推动。

《大清相国》是作家王跃文所著的长篇历史小说,讲述了清代文渊阁大学士兼吏部尚书、《康熙字典》总阅官陈廷敬波澜壮阔的人生,字里行间洋溢着济世救民的理想主义情怀。

王跃文认为,除了秉承中国正统儒家文化,为官讲究忠义、仁爱、清廉,同时才能卓越之外,在陈廷敬身上还有一种十分可贵的品质——实干而低调。陈廷敬驰骋宦海五十载,他的人生经验对当代人的从政、做事、为人都有借鉴作用。

随着《大清相国》风行一时,已有400多年历史的陈廷敬故居皇城相府,旅游持续升温,来自京津唐的旅游专列以及豫、陕、鲁、皖、湘、浙、苏、鄂等地的自驾游游客络绎不绝。2014年清明小长假期间,皇城相府景区游客接待量一举突破4万人次,创历史同期最高纪录。同年的“五一”小长假期间,更是有27.82万人次游客游览此地,同比增长21.7%。

资料图:金庸。图片来源:扬子晚报资料图:金庸。图片来源:扬子晚报

金庸的桃花岛:“只是要借‘金庸’的品牌来发展旅游”

对于景区来说,他们不可避免地会将与之有关的文学作品当做提高知名度的方式。浙江省舟山市普陀区的桃花岛就把金庸的《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当成了发展旅游产业的跳板。

在金庸笔下,桃花岛是杨过、武氏兄弟和郭芙共度童年的地方。黄药师、周伯通、洪七公、欧阳锋、江南七怪、杨过、郭靖、黄蓉等一大批主人公都与桃花岛有关系。

金庸曾指出,自己到位于浙江省舟山市普陀区的桃花岛游玩时发现,这个小岛三面环海,地里种着大片桃树,到了春天,这里的桃花盛开,花瓣随风飘落,景色非常美丽,桃花岛也正是因此得名。他一时灵感触发,而后在《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等书中写到了桃花岛。

金庸的作品让桃花岛广为人知。小岛也干脆根据金庸的描写将景点设置为“药师精舍”、“靖哥居”、“蓉儿茶庄”等。

2005年,鉴于金庸对浙江桃花岛所作的巨大贡献,浙江省舟山市普陀区的桃花岛曾欲耗资近200万元为金庸立铜像。不过这遭到了金庸的婉拒,他通过秘书转达:“非常感谢桃花岛人民政府对他及其小说的热情和关爱,但他不赞同对自己做类似的宣传和标榜,因此‘恕难同意,尚祈见谅’。”

而桃花岛镇政府宣传委员的姚先生说得似乎更为直白:“金庸在世与否,跟我们关系不大,我们只是要借‘金庸’的品牌来发展旅游。而他自己也说过,只要对桃花岛发展旅游有利的,都愿意去做。”

资料图:莫言在其山东旧居。图片来源:CFP视觉中国资料图:莫言在其山东旧居。图片来源:CFP视觉中国

莫言的高密:旧居菜园被拔光

和金庸不同,莫言的成名则带动了其家乡山东高密的旅游产业发展。自2012年莫言成为中国首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他的家乡山东高密便迎来世界各地游客前来体验作家童年,感受创作源地魅力。坐落在高密东北乡的莫言旧居日均保持着两三百人的参观量,高密东北乡红高粱文化旅游也正在如火如荼发展中。

其实早在2009年,“莫言旧居”就已因他的多部作品和其知名度而成为山东高密的旅游景点。就在同年,莫言文学馆也在当地揭幕。

2012年10月,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这也是该奖第一次颁给中国籍的作家。瞬间,原本平静的高密及莫言作品中的“东北乡”陷入躁动之中。

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前往其山东高密旧居参观的人络绎不绝。2013年,莫言文学馆馆长、莫言文学研究会秘书长毛维杰在接受采访时说:“以前,莫言文学馆少有人来,可用‘门可罗雀’来形容。自从莫言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后,每天都要接待上百人,有的是政要,有的是文学爱好者,更多的则是来自海内外的记者采访,根本应付不过来。”

过多的参观者也给莫言故居带来了一些麻烦。“带着孩子的家长临走时要从园子里拔个萝卜给孩子吃,说是吃了能沾上文气日后也能得奖。” 莫言的二哥管谟欣说,他可以理解这种心情,就默许参观者拔萝卜了。可没几天,萝卜都拔光了,于是种的豆类成了参观者临走捎的纪念品。很快,豆类也不见了。

“最后有人临走就用塑料袋从园子里装土,说要回家冲水给孩子喝,喝了莫言院子里的土,子女肚子里就满腹文章,日后必成大器。还有的临走拿块石头、瓦片作纪念,于是西院墙的底基石头被抠了个洞。”管谟欣说。

随后,当地政府迫不得已,成立了莫言旧居服务办公室,防止莫言旧居的砖瓦被破坏。

而对于家乡的“走红”,莫言非常冷静。他曾多次表示,旧居是个文化符号,希望大家更多关注文学作品。他还曾幽默地表示:“小说跟现实是有差距的,如果因为读了某个作家的书,非要去他的故乡看一看,可能是一个严重的错误。”

但莫言的冷静并没有让火爆的高密降温。2014年有报道称,高密县围绕莫言旧居,计划投资16.7亿元打造莫言旧居乡村文化体验区,准备将莫言小说塑造的重要经典场景搬进现实。而随着莫言获奖后的各种文献资料增多,莫言文学馆正在选址筹建新馆……

(中新网江西新闻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