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正文

赤天化痛失徐翔概念股光环 定增被否股票应声跌停

除了郑素贞、赤天化集团快要到手的盈利化为泡影外,上市公司也将面临资金紧张的局面

赤天化或将因公司筹划已久的非公开发行事项未被监管部门通过而痛失徐翔概念股的光环。

8月18日赤天化发布公告称,8月14日,证监会发行审核委员会对公司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的申请进行了审核,根据会议审核结果,公司此次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的申请未获得通过。公司将在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不予核准文件后另行公告。据了解,徐翔其母亲郑素贞参与了此次非公开发行。

对于证监会不予核准的原因以及公司后续的安排,《证券日报》记者致电赤天化董秘吴善华,其以在开会为由未接受采访。

时隔8个月方案被否

过去一年,赤天化发生了诸多变化。2014年6月6日,赤天化发布公告称,因涉及重大事项向上海证券交易所申请停牌。2014年6月11日,公司收到控股股东贵州赤天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赤天化集团”)书面通知,公司实际控制人贵州省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贵州省国资委”)正在筹划赤天化集团(母公司)股权转让相关事宜。

2014年11月18日,赤天化公告了控股股东赤天化集团重组进展:贵州省国资委与贵州圣济堂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圣济堂”)就股权转让合同及相关事项达成一致意见,签署了《贵州赤天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100%股权转让交易合同》,圣济堂从贵州省国资手中受让赤天化集团100%股权。这意味着赤天化的实际控制人变更为圣济堂。

在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之后,赤天化又火速筹划了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方案。2014年12月份,赤天化发布了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预案,此次非公开发行的发行对象为赤天化集团、郑素贞两名特定投资者。公司此次非公开发行股票的数量不超过 106122.4489万股,其中,赤天化集团以现金认购不超过61224.4898万股,占此次发行的57.70%,郑素贞以现金认购不超过44897.9591万股,占此次发行的42.30%。此次非公开发行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26亿元。

据赤天化发布的公告,“郑素贞2009年12月份至2014年6月份,任上海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执行董事;2010年7月份起至今任上海泽熙资产管理中心(普通合伙)执行事务合伙人;2014年4月份至今任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总经理”。据媒体报道,郑素贞为私募大佬徐翔的母亲。赤天化也因此华丽转身为徐翔概念股。

不过,这份非公开发行预案进展并不顺利,2015年5月6日,赤天化收到了中国证监会出具的《中国证监会行政许可项目审查反馈意见通知书》。虽然赤天化对监管部门的问题作出了说明,但今年8月18日,赤天化对外公告称上述公开发行预案未得到监管部门的通过。

错失超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非公开发行股票未得到监管部门通过,致使相关方即将到手的盈利化为泡影。

在宣布引入郑素贞作为战略投资者后,带着徐翔概念股光环的赤天化股价也进入了上涨通道。公司停牌前最后一个交易日的收盘价为2.84元/股,在2014年12月22日复牌之后,赤天化接连9个交易日封涨停。趁着牛市,赤天化一度涨至15.7元/股。不过,在A股的调整之下,赤天化也开始“随波逐流”。

值得注意的是,如果上述非公开发行股份实施成功,郑素贞获益将超数十亿元。按照赤天化发布的非公开发行股份预案,郑素贞持有44897.9591万股,发行价格人民币2.45元/股,持股成本近11亿元。按照2015年赤天化最高股价计算,该部分股份市值超过70亿元。8月18日,赤天化宣布非公开发行股份被否之后,公司股价受大盘影响一路下跌,最终收于7.35元/股,跌幅为10%。而即使按照8月18日赤天化的收盘价计算,若定增成功完成,郑素贞持有的上述股份市值也超过了30亿元,净赚近20亿元。

但证监会未核准通过这一预案,使得上述测算的盈利都不复存在。除了郑素贞、赤天化集团快要到手的盈利化为泡影外,上市公司也将面临资金紧张的局面。

据赤天化发布的关于对《贵州股份有限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申请文件反馈意见》的回复,截至2015年3月31日,公司长期银行贷款22.12亿元,此外,赤天化介绍,公司货币资金余额呈持续减少趋势,且每年利息支出近2亿元,日常经营的流动资金紧张,给未来如期偿还长期贷款造成一定压力。

数据显示,2015年第一季度,赤天化的营业收入为7亿元,但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超9000万元。 证券日报 见习记者 张 敏 (中新网江西新闻转载)